俞秀松

个人简介 英雄事迹

俞秀松个人简介

俞秀松,谱名寿松,字柏青。杭州“五四运动”的组织者,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创始人之一, 中国最早的共产党组织—中共上海发起组成员,中国最早的青年团组织—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书记,中国共产党首次出席莫斯科共产国际三大和青年共产国际二大代表。1935年6月,俞秀松受联共中央委派到新疆迪化做盛世才的统战工作,先后担任新疆民众反帝联合会秘书长、新疆学院院长、省立第一中学校长、督办公署边防处副处长、航空学院政治教官等职。1939年2月21日遭人诬陷,被冤杀于莫斯科克格勃总部前的捷尔任斯基广场。

俞秀松英雄事迹

一、故乡家世

归去枫溪好,千山如画图。
花边欹老屋,竹里见睛湖。
送尔惜芳草,到时闻鹧鸪。
应怜浣纱石,酒罢明月孤。
  摘自(清)朱用调:《送陈无名归暨阳》

俞秀松故乡溪埭村

1899年8月1日(即清光绪二十五年己亥六月二十五日子时)俞秀松生于浙江省绍兴府诸暨县正九都(现属诸暨市次坞镇)溪埭村。俞秀松故居始建于1897年,1999年俞秀松诞辰100周年之际,对其修缮并对外开放,2005年3月列为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俞秀松故居也是浙江省、绍兴市两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绍兴市红色旅游点。

俞秀松故居远眺

俞秀松故居内景

俞秀松曾祖俞世明(1787—1864);曾祖母唐氏(1800—1851)。祖父俞金全(1832—1914),字金泉,光绪年间赏给六品顶戴,恩赠奉政大夫;祖母陈氏(1843—1913);生三子四女。俞秀松大伯俞丙生(1865—1939),字复兴,生三子二女;二伯俞忠生(1869—1953),民国时曾任溪埭乡公所第一届调解委员,生二子三女。

(俞韵琴)

俞秀松父亲俞韵琴(1879—1973);谱名元潮,小名栽生,学名汝谐,字佩亭,号韵琴,以号行,生前为溪埭俞氏族长。他是清末秀才,也是诸暨现代教育的先驱,还是一位爱国民主人士。曾拜墨城坞塾师寿锡恭(字梅契)为师。后毕业于浙江东城师范学校,为清代最后一届秀才。1906年正月,他在本村创办“行余初级小学”,此后长期从事诸暨初级教育工作,历任墨城坞私塾教师、五泄藏绿小学教师、诸暨县教育局督学、诸暨县劝学所所长。1934至1937年间担任中国茶叶公司大华茶厂(在绍兴平水镇)厂长,1946年起出任中央合作金库监印股股长,建国后又任浙江省文史馆馆员。

俞秀松二伯使用过的木版印糕模

俞秀松生母吕欢朵(1875—1918),继母徐茂萱(1891—1972)。他系家中长子,上有一姐,下有五弟三妹。其中:二弟寿谦、四弟寿臧旅居京沪,生前在各自领域均有建树;幼弟寿椿,曾任诸暨市政协委员。俞秀松家族后人亦多有所成,现有北大毕业生2人,清华和中国人民大学毕业生各1人。

(俞秀松父亲与继母的合影)

少年远志

1908年,俞秀松10岁,进入父亲俞韵琴创办的溪埭行余初级小学读书。该校初设于村中的臧十六公祠堂,民国初年,学校迁到村口的俞氏宗祠(孝思堂)办学,并改名儒城小学。儒城小学是由俞秀松之父与本村族人俞旭庵、俞嘉祥等名士在原行余初级小学的基础上重组创建的,设有语文、算术、体育、书法等新式科目。俞秀松与本村好友俞章法、俞钦舜是该校的第一批学生。1913年9月,俞秀松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萧山临浦高级小学继续读书深造。

儒城小学旧址——溪埭俞氏宗祠(孝思堂) 俞秀松母校——临浦高级小学(现名临浦镇第一小学)

进入高小的俞秀松学习用功,勤于思索,不到半年时间,他已经成为一个学习成绩优异、墙报上常有文章、演讲台上见识超群、社会活动富有魄力的优秀学生。

他在作文《论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一文中提出:“今君欲治天下,必先得民心服,然后能治天下。”在《进取思想论》中说:“今中国若能力图自强,取法于泰西,奖专门之学,教生利之法,苟如是国岂有不富强?”希望中国能够迅速振作起来,向西方学习,摆脱积贫积弱的现状。

在《愚公移山论》中写道:“自古成大业者,虽难而不惧,何也?盖其志坚耳,愚公移山一事,以残年余力而欲移山,其志可谓不坚乎?若人人有愚公之毅力,则中国何患不强乎?虽强大之国,吾何畏彼哉?”从文章中可以看出少年俞秀松已经有了不凡的见识和远大的志向。

二、探索救国,加入革命

1916年春,俞秀松考入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今杭州高级中学前身),由此踏上了一条追求救国真理的道路。在此期间,俞秀松经常阅读进步书刊,不断传播新思想、新文化,成为学生运动的骨干之一。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5月12日,俞秀松与宣中华等人领导组织杭州14所中等以上学校学生3000多人,在湖滨公众运动场(今湖滨公园)举行游行示威,声援北京、上海的学生运动。在这场反帝爱国运动中,俞秀松不仅是一位重要的指挥者,参与了杭州各项重大活动的策划,还是一位出色的宣传鼓动员。

俞秀松在浙一师就读期间与同学拍的合影

同年10月,俞秀松参与《双十》半月刊的创办,半月刊不久改为《浙江新潮》,后来俞秀松担任《浙江新潮》的主编,他明确提出刊物的四大旨趣(即四大宗旨):第一旨趣是“谋人类——指全体人类——生活的幸福和进化”;第二旨趣是改造社会;第三旨趣是促进劳动者自觉和联合;第四旨趣是对现在的学生、劳动界加以调查、批评和指导。

上述创刊宗旨表达了俞秀松决心改造社会的强烈愿望,这些刊物也成为当时浙江宣传新思想最鲜明的一面旗帜。

1920年1月,俞秀松赴北京参加工读互助团,探索改造社会的道路。同年3月,他由北京到上海,在李大钊等人的介绍下进入《星期评论》社工作,期间结识了陈独秀,在陈独秀的影响下,俞秀松深刻认识到改造中国社会决不能走脱离社会的改良主义道路,从而接受马克思主义思想,于是,他决心做一个“举世唾骂”的无产阶级革命者。

俞秀松此前之所以北上参加工读互助团的原因:一是浙一师的环境已不能容纳他了,因为当时的浙江省教育厅厅长夏敬观责令学校开除俞秀松、施存统等参与《浙江新潮》编撰的进步学生。校长经亨颐反对开除俞秀松等人,坚持未果,只能提出辞职。夏敬观的责令遭到浙江一师全体师生的强烈反对。二是抵制日益临近的包办婚姻。父亲曾为他定了一门亲事,原定婚期是1920年2月27日(农历正月初八),为拒绝这门亲事,俞秀松产生出走回避的想法。三是寻找救国救民的真理,参与改造社会的试验,达成社会变革的方法。1920年1月(农历己未年底),俞秀松回家探亲,因家中包办结婚之事,和父亲闹得有些不愉快,他在家住了三天,没有过年就提前离家回杭了。

俞秀松离家上船时与大弟的分别地——三环码头(今已废弃)

大弟俞寿乔送他到三环码头上船,俞秀松对大弟说:“我这次出去,对家里是没有什么帮助的,所以对父母也无力来孝敬。我曾说过,我的志愿是要做一个有利于国、有利于民的东西南北人。我什么时候回来也没有一定。父母年纪大了,弟弟妹妹还小,你是家里唯一的劳力,做百姓要勤俭,对人要客气,对爹要孝顺,田里活全靠你,你担子不轻,希望多承担。”临上船时,大弟追问他什么时候再回老家来?他回答说:“我这次出去,几时回来没有数。我要等到大家都有饭吃,等到讨饭佬也有饭吃,再回来。”

不料,这次竟成了俞秀松和家乡的永别!直至牺牲异国,俞秀松再也没有回到过魂牵梦绕的溪埭故乡。

1920年6月,俞秀松加入中国共产党上海发起组,成为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此间一个月,俞秀松为自己定了一个日程:晨读世界语;上午先读英语,后看书报;下午做工四小时,再预备每夜的教材;夜里看日记写日记。

夜,望道叫我明天送他所译的《共产党宣言》到独秀家去,这篇宣言底(的)原文是德语,现在一时找不到,所以只用英俄日三国底(的)译文来对校了。

—选自《俞秀松日记》
(1920年6月27日)

《俞秀松日记》记录了作者1920年6~7月间事,现存上海龙华烈士纪念馆,是该馆的“镇馆之宝”,也是国家一级文物。《俞秀松日记》为中共创建史研究中一些重要事实的考证提供了非常重要的佐证。例如关于上海发起组成立的时间和名称问题,关于陈望道翻译《共产党宣言》依据的版本问题等等。

陈独秀像

在维经斯基等人的帮助下,陈独秀以上海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为基础,加快了建党的工作步伐。1920年6月,他同李汉俊、俞秀松、施存统、陈公培等人开会商议,决定成立共产党组织、并初步定名为社会共产党。还起草了党的纲领——经过酝酿和准备,在陈独秀的主持下,上海的共产党组织于1920年8月在上海法租界老渔阳里2号《新青年》编辑部正式成立。当时职名为“中国共产党”。这是中国的第一个共产党组织,其成员主要是马克思主义研究会的骨干,陈独秀为书记。在党的一大召开前,早期参加上海的共产党组织的有:陈独秀、俞秀松、李汉俊、陈公培、陈望道、沈玄庐、杨明斋、施存统(后改名为施复亮)、李达、邵力子、沈雁冰、林祖涵、李启汉、袁振英、李中、沈泽民、周佛海等。实际上起着中国共产党发起组的作用。

俞秀松等一批进步青年深入到工厂中做工,调查和研究如何开展工人运动。俞秀松还提出,可先在上海组织建立一个“工人俱乐部”对工人进行教育,改变他们的旧思想,灌输新知识,然后再组织各种工人团体,开展劳动运动。

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建立后,就考虑到培养青年干部的重要性,将培养青年干部作为首要任务。俞秀松受陈独秀委托,于1920年8月22日成立中国最早的青年团组织——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并担任书记。9月,中国共产党上海发起组为了培养革命青年和干部,掩护党、团活动和选送留俄学生,与俄共(布)代表团联合创办了外国语学社,外国语学社由杨明斋负责,俞秀松担任秘书,具体管理学社的行政事务。

1920年8月22日,俞秀松受命组建的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在霞飞路渔阳里6号(今淮海中路567弄6号)成立。同年9月,中国最早培养革命青年的摇篮——外国语学社也在此成立,俞秀松任秘书。

到1921年初,上海的团员已发展到200多人,并建立了执行委员会,由秘书、教育、组织、调查、编辑、宣传、联络、图书等8个处组成,俞秀松担任执行委员会书记。此时,全国各地的团员已经发展到1000多人,成立临时团中央的条件已经成熟。是年3月,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临时中央执行委员会在上海成立,俞秀松担任临时团中央书记。

(俞秀松在外国语学社的卧室)

1920年,俞秀松(后排中)在上海外国语学社与罗亦农(前排左一)、袁笃实(前排右一)、谢文锦(后排右一)等人的合影

上海外国语学社的学生很多都是经各地的共产党组织或青年团的有关人士介绍而来的,如刘少奇、任弼时、萧劲光等人就是通过毛泽东和湖南俄罗斯研究会介绍而来的。俞秀松和陈望道也介绍了汪寿华、华林等浙江青年到外国语学社学习。学生们半天上课,半天自修。学社重视政治学习,经常组织学生学习《共产党宣言》和《共产党》月刊,为了赴俄留学,学习俄文成为学生们的主要任务。

★ 赴苏参加国际会议

应苏联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的邀请,1921年3月29日,俞秀松从上海出发前往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三大”和青年共产国际“二大”。30日晚上,他抵达北京,停留三日后,于4月2日夜再次乘火车启程,经长春,至4月4日傍晚抵达哈尔滨,入住哈尔滨三道街4号中华栈,两天后他写了封信寄给家里,表明此去莫斯科目的。接着,俞秀松出境经赤塔,到伊尔库茨克第4士兵街1号(今基辅大街2号)的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和杨明斋会合,并取得赴莫斯科的参会证件。

莫斯科大剧院

1921年6月22日至7月12日,共产国际“三大”在莫斯科大剧院及克里姆林宫等地举行。7月9日至23日,青年共产国际“二大”在莫斯科齐明歌剧院举行,两个大会交叉进行。俞秀松作为青年共产国际的正式代表,出席青年共产国际“二大”,同时,也参加了共产国际“三大” 。

1921年7月,在青年共产国际“二大”上,俞秀松代表中国代表团在此大会上作报告。图为保存报告原件的机构——俄罗斯现代史文献保管与研究中心

(俞秀松等中国共产党人在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三大”和青年共产国际“二大”时居住的地方——留克斯酒店)

除俞秀松外,中国共产党早期党员张太雷、陈为人及当时还是记者的瞿秋白等人也先后抵达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三大”会议。 另外,和中国共产党代表们同时到达莫斯科的还有国内其他形形色色所谓“共产党”的组织代表,其中以江亢虎为代表的“中国左派社会主义党”和以姚作宾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已经取得了共产国际三大的代表证。俞秀松、张太雷等人感到事态非常严重,于是紧急向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递交相应的声明书信,揭露这些冒牌党派的真实面目,并三次提出抗议,要求撤销江亢虎、姚作宾二人的代表资格。俞秀松和张太雷充分发挥了主观能动性,经过不懈努力,确立了中国共产党的地位,使共产国际方面收回了江、姚二人的代表证。

以俞秀松、张太雷等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国唯一的合法组织参加了共产国际“三大”等重要会议,首次亮相国际共运舞台,为即将召开的中共“一大”献上了一份无与伦比的厚礼,他们的壮举将永载史册。

旗展广州东园

团“一大”旧址——广州东园

1922年5月5日,是马克思诞辰104周年纪念日。当天,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在广州东园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来自全国15个地方、代表着全国5000多名团员的25名代表出席了大会。俞秀松以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和杭州社会主义青年团代表的双重身份出席了这次大会。中共中央领导人陈独秀等人也出席了大会,陈独秀还作了题为《马克思的两大精神》的讲演。会议讨论通过《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纲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章程》《青年工人与农人生活状况改良的决议案》《关于政治宣传运动的决议案》《关于教育运动的决议案》《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与中国各团体的关系之决议案》6个决议。《社会主义青年团纲领》中第一次明确提出“铲除武人政治和国际帝国主义的压迫”等口号。5月10日,大会选举施存统、俞秀松、张太雷、蔡和森、高君宇组成第一届中央执委会,施存统被推选为书记。5月12日,在团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二次委员会议上,俞秀松被推选为经济部主任。9月2日,在上海召开的团中央执行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上,施存统由于身体原因辞去团中央执行委员会书记职务,会议改选俞秀松担任团中央执行委员会书记。

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一大”签到簿(点击放大)

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一大”会议复原场景图(右二为俞秀松,立者为张太雷)

马克思的两大精神

“一大”会议时分发给参会者的《马克思纪念册》

(陈独秀,1922年5月5日在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一大”会议上的讲演)

今天有两个大会,一个是马克思纪念大会,一个是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大会,这两个大会有很密切的关系。其关系在哪里呢?因为社会主义青年团就是根据马克思的学说而成立。但是今天只讲马克思主义重要的精神,因为马克思的历史和其学理,在《马克思纪念册》上叙述了,诸君都可见到。马克思的学说和行为有两大精神,刚好这两大精神都是中国人所最缺乏的。

第一,马克思实际研究的精神。怎样叫实际研究的精神!说来很为繁杂。古代人的思想,大都偏于演译法,怎么叫演译法?就是以一个原理应用许多事实,到了近代科学发明,多采用归纳法。怎么叫归纳法?就是拿许多事实归纳起来证明一个原理。这便是归纳法与演译法相反之文。我们自然对于这两种方法,应该互为应用。但是科学发明之后,用归纳法之处为多,因为一个原理成立,必须搜集许多事实之证明,才能成立一个较确实的原理。欧洲近代以自然科学证实归纳法,马克思就以自然科学的归纳法应用于社会科学。马克思搜集了许多社会上的事实,一一证明其原理和学说。所以现代的人都称马克思的学说为科学的社会学,因为(现)代应用自然科学归纳法研究社会科学。马克思所说的经济学或社会学,都是以这种科学归纳法作根据,所以都可相信的,都有根据的。现代人说马克思为科学的社会主义,和空想的社会主义不同,便是在此。这便是马克思实际研究的精神。我很希望青年诸君须以马克思的实际研究精神来研究学问,不要单单以马克思的学说研究而已。如其单单研究其学说,那么马克思实际研究的精神完全失却,不过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学者了。我很希望青年诸君能以马克思实际研究的精神研究社会上各种情形,最重要的是现社会的政治及经济状况,不要单单研究马克思的学理,这是马克思的精神,这就是马克思第一种实际研究的精神。

第二,马克思实际活动的精神。马克思所以与别个社会主义者不同,因为他是个革命的社会主义者。凡能实际活动者才可革命,不是在屋中饮茶吸烟,研究其学理,便可了事,这是研究孔子、康德的学问一样罢了。我们研究他的学说,不能仅仅研究其学说,还须将其学说实际去活动,干社会的革命。我望青年同志们,宁可以少研究点马克思的学说,不可不多干马克思革命的运动!

青年们尤其是社会主义青年团诸君,须发挥马克思实际活动的精神,把马克思学说当做社会革命的原动力,不要把马克思学说当做老先生、大少爷、太太、小姐的消遣品。我今天特讲马克思这两精神,请诸君注意。

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一大”会议议程简表

(1922年5月5日—10日,6天会期共举行8次会议)

(点击放大)

1922年8月2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执行委员会第15次会议在上海举行,俞秀松列席此次会议。纪录显示:施存统因病请假三个月,期间工作由候补委员冯菊坡代理

(点击放大)

1922年9月2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执行委员会第16次会议在上海举行,此次会议改选并公布俞秀松为共青团(EC)书记

(点击放大)

1922年9月8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执行委员会第17次会议在上海举行。记录显示:俞秀松为此次会议主席

投笔从戎

民国时期的福州城

1922年5月9日,孙中山率北伐军在广州韶关举行北伐誓师大会,指挥北伐军进攻江西,正在节节胜利时,不料部属陈炯明发动叛乱。为消灭陈炯明叛军,重建广东革命根据地,1922年10月孙中山命北伐军迅速占领福建福州,北伐军在福州改编为东路讨贼军,伺机取道闽南,回粤讨伐陈炯明。在战事正酣之际,俞秀松响应中共“二大”提出“向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作坚决斗争”的号召,决定到福州参加孙中山领导的北伐军。10月30日,经中共中央批准,俞秀松辞去团中央书记一职,到福州担任东路讨贼军许崇智司令部参谋处一等书记官,并学习军事。

俞秀松到福州时,马克思主义已经在福州进步青年中广为传播。按照党中央指示,他与从上海回原籍福州开展革命活动的陈任民建立联系,为在福州建立党、团组织作思想上的发动和组织上的准备。在俞秀松的指导下,以陈任民为首的福州青年不久便成立了“民社”,广泛地团结一批进步的知识分子,为日后福州的社会主义青年团组织和中国共产党组织的建立奠定了重要基础。

俞秀松在福州布司埕东路讨贼军总司令部任职期间,写给父母亲的信函(1923年1月10日)(点击放大)

父母亲:

十二月十六日寄来的信,于二十二日收到。军官讲习所大约不办了,因为广东现在内部非常纷乱,滇军桂军已集中肇庆,所以我们也积极准备进行,直驱羊城当非难事。我现在的职务是关于军事上的电报等事,对于军事知识很可得到。并且现在我自己正浏览各种军事书籍,将来也很足慰父亲的希望罢。父亲,我的志愿早已决定了:我之决志进军队是由于目睹各处工人被军阀无礼的压迫,我要救中国最大多数的劳苦群众,我不能不首先打倒劳苦群众的仇敌——其实是全中国人的仇敌——便是军阀。进军队学军事知识,就是打倒军阀的准备工作。这里面的同事大都抱着升官的目的,他们常常以此告人,再无别种抱负!做官是现在人所最羡慕最希望的,其实做官是现在最容易的事,然而中国的国事便断送在这般人的手中!我将要率同我们最神圣最勇敢的赤卫军扫除这般祸国殃民的国妖!做官?我永不曾有这个念头!父亲也不致有[于]这样希望我吧。

我现在的身体比到此的时候更好了,每天起居饮食比上海更有秩序而且安宁。我自己极快乐,我的身体这样康强,精神上也颇觉自慰。我是最重视身体的人,知道身体不好是人生一桩最苦楚的事,社会上什么事更不用说干了。这一点尽可请父亲母亲放心。家中现在如何?我很记念。我所最挂心者还是这些弟妹不能个个受良好的教育,使好好一个人不能养成社会上有用的人——更想到比我弟妹的命运更不好的青年们,我不能不诅叽[咒]现在的社会制度杀人之残惨了!我在最近的将来恐还不能帮忙家中什么,这实在没法想呢。请你们暂且恕我,我将必定要总报答我最可爱的人类!我好,祝我父母亲和一切都好!

秀松

中华民国十二年一月十日

于福州布司埕

再者:我们总司令部已搬迁到前道尹公署,所以我们未出发前有信,请寄福州布司埕总司令部参谋处便可。或者寄福州城守前,私立职工学校内民社,陈任民先生转。陈是我到福州后新结交的同志,人很靠得住。当我出发时,必有信通知家中,勿念。

松又及

(俞秀松曾在福州工作的所在地——布司埕,原址位于今福州市鼓屏路与湖东路交叉口东北侧的福建省卫生厅一带)

俞秀松曾在广州工作的地方——广东省议会总部(即广东咨议局)老照片,旧址现为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所在地

1923年2月,孙中山由上海返回广州,建立陆军大元帅府,并对所辖部队进行重新部署。东路讨贼军奉命迅速由闽入粤,俞秀松随军于2月下旬进入广东境内,先后在博罗东路讨贼军总司令部和广东省议会总部工作,直至1924年4月离开军队返回浙江。

赴苏深造

莫斯科东方大学旧址

1921年,俞秀松受青年共产国际邀请,第一次赴莫斯科出席青年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同时参加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随后入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进行短暂的学习。

在中国共产党和共产国际的支持下,孙中山重新改组国民党,采取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1925年春,正当中华大地焕发出蓬勃的革命生机,国民革命形势突飞猛进之时,孙中山因病逝世。共产国际与苏联政府为纪念孙中山,特在莫斯科创办专门为中国革命培养干部的“中国劳动者孙逸仙大学”(即中山大学)。此时正值国共合作时期,故选拔的对象包括国民党员、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和革命青年。俞秀松被光荣地选中了,并且被陈独秀任命为旅苏途中的临时委员会书记、中山大学学生中的领导人。 俞秀松怀着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真诚、热情地带领学友奔赴莫斯科,不料这难得的留学生涯却充满波折。

1929年,俞秀松在莫斯科寄给父母一张照片,图为写在照片背后的呈语

第一批中山大学留学生总数为268人,留学生名单根据张泽宇《留学与革命——20世纪20年代留学苏联热潮研究》转录如下:

俞秀松 董亦湘 张闻天 孙冶方 恽雨棠 王稼祥 吴亮平 黄 励 张琴秋 傅学文 李锦蓉 沈联春 西门宗华 沈泽民 杜 琳 宋 伟 伍修权 云 峰 熊效远 梁仲民 潘文育 濮世铎 胡彦彬 高 衡 梁福文 梁干乔 钟树棠 黄永伟 朱国贞 区就宪 邹仕恬 林耀寰 陈炳祥 王希闵 李弼廷 刘仲容 王经燕 袁赋秋 王 弼 陈原道 刘泮珠 白 瑜 郭明生 朱 瑞 谢振华 龙其光 陈 复 陈璧光 朱务善 康根成 乌兰夫 云 照 多松年 张丙三 马 骏 于树功 林爱民 邓公武 缪任衡 钟其本 汤学海 梁少强 刘马欧 黄甘棠 邹岱云 于 楞 张锡瑗 张锡瑞 屈 武 周达文 罗方中 徐云作 郑重民 林 侠 林协文 叶恩溥 周学鎏 廖化机 邵页昌 吴仲良 王学文 王长熙 杨大乾 张 梵 王陆一 王秀青 张庚由 武恩茂 黄 发 李 琳 方 陶 聂甘雨 冯德恭 曾任良 陈正业 徐 康 张岫岚 胡 斌 皮以书 何瑞琪 唐健飞 侯鸿业 贾鸿猷 柴时敏 沈苑明 冯声南 陈造新 杨华波 张民权 翟荣基 林叔山 林道文 石道睿 王绍华 赵风培 庄东晓 王 辩 曹永顺 刘少文 李翔梧 李培之 潘自力 张云青 董建平 周文化 左 权 陈启科 李拔夫 李文达 甄兆权 董良史 郑 奇 董正兴 李文纶 黄大钧 董 煜 韩亮兼 郑介民 杨家腾 梁振鸿 唐君粹 邓文仪 马维禹 刘慕强 刘 辉 曾洪易 林柏生 陈春圃 杨放之 罗文炳 张如心 张 镇 徐 莹 李惠芳 阮 篪 张任权 黄仲理 岑廷藻 张恕安 曾 上 傅 钟 邓希贤(邓小平) 李俊哲 周介涟 戴坤忠 傅汝霖 宋法明 傅继英 黄毅民 萧 豪 叶君好 刘达元 李彦良 黄永洪 黄 菊 黄义杰 徐 冰 谷正纲 谷止鼎 陆 渊 任卓宣 甘 瑞 郭景纯 李星若 张 星 刘福鑫 方 檀 罗 英 王志鸿 吴 鲁 张引岚 陆那杰 尤 赤 董汝减 陈绍禹(王明) 祝连璋 屠庆祺 卜世奇 郭绍棠 周天缪 邓汉钟 郑仁波 廖 开 钟琨瑜 冯洁芬 韦碧辉 刘缦舒 黄鼎新 邵子昂 刘 鼎 吴先清 沈观澜 傅胜蓝 方 颖 陈家康 丁祝华 周 爱 赵 愚 陈道守 吕魁文 黄夷白 萧爱贤 康 泽 骆德荣 蒋经国 陈家齐 乔丕成 叶 南 赵可夫 孙澍勋 张 范 方 陶 吴 肃 王光樾 万徐如 张元良 李冠英 郑国琛 彭文畅 王觉源 陈声孚 张远猷 邓敦厚 徐君虎 余 寰 余楚帆 李 琨 彭寿高 杨振西 杨振藻 胡铭勋 周咏南 高云裳 段诗援 陈海周 蔡日秋 潘新卫 段 平 王佐才 吴国谦 吴君实 陈志陆 黄昌光 温 忠 赖芳赓 陈显尚 张思南 刘武琨

莫斯科中山大学旧影(在今莫斯科沃尔红卡大街16号)

1925至1927年,中国大革命经历了从胜利发展到遭至失败的剧烈变动。莫斯科中山大学从1925年秋创办到1930年夏结束的5年中,联共(布)党内也发生了反对托洛茨基派的斗争,而且从党内矛盾发展到公开斗争,直至发展成大规模的肃反运动(又称“清党”)。

中国的革命问题也是斯大林和托洛茨基争论的焦点之一。中山大学首任校长拉狄克又是一个“托派”的头头,因此,在中山大学的学生中,也进行了激烈的派别斗争。最突出的斗争有三次:第一次是所谓的“教务派”和“党务派”的斗争;第二次是反对所谓的“托派”斗争;第三次是反对所谓“江浙同乡会”的斗争。此间,俞秀松、董亦湘和周达文等人同王明的错误路线进行了顽强的斗争。坚韧不拔的俞秀松不仅没被王明等人的残酷打击迫害所吓倒,革命意志反而更加坚定,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信仰也更加坚定。 经过奋力的抗争,俞秀松等人胜利地通过了清党审查等多次运动的考验。

1931年9月,俞秀松在莫斯科寓所学习时的留影

《工人之路》报刊

伯力(哈巴罗夫斯克)

1932年10月下旬,俞秀松被派往苏联远东边疆伯力工作,担任中文报纸《工人之路》的副主编,该报纸在远东区区委领导下,向分布在集体农庄、农场、伐木队、矿厂等地的旅俄华侨传达贯彻联共(布)党的方针、指示,向他们进行文化教育,宣传革命道理,报道国际国内形势;同时,密切地留意着党内的生活动态,还为刚进入“远东炮兵学校”的中国留学生们提供各种帮助,向他们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辅导他们学习马列著作,促使他们缩短心理差距,安定学习情绪。

俞秀松留苏期间不同时期的照片

三、建设新新疆

1935年6月,俞秀松受联共中央委派,化名王寿成,到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做盛世才的统战工作。俞秀松在新疆工作3年时间,先后担任新疆民众反帝联合会秘书长、新疆学院院长、省立第一中学校长、督办公署边防处副处长、航空学院政治教官等职。俞秀松在新疆坚持不懈地宣传马列主义,领导新疆各族人民开展抗日救亡运动,为新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打下坚实的基础,受到新疆人民的爱戴。在俞秀松等人的努力下,新疆的教育事业也得到迅速发展。

以俞秀松为首的共产党人在新疆所进行的各项工作,对推动中国革命发展、促使新疆地区进步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对于新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对中国革命的胜利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新疆经济社会的进步。俞秀松在新疆工作和生活的时间虽然只有三年,却具有重要意义。在中国革命斗争史和新疆发展建设史上写下了不朽的篇章。

(1989年4月,俞秀松的部分学生在他逝世50周年聚会悼念的留影)(点击放大)

★ 新疆系统传播马克思主义第一人

俞秀松把向新疆各族人民宣传介绍马列理论视为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

他兼任新疆学院院长、省立一中校长,制定了“以民族为形式,以马列主义为内容”的办学方针。把马列主义理论列为这两个学校的必修课,构建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体系,当时,全国除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色革命根据地外,能这样公开、自由学习和宣传马列理论的地方,新疆是仅有的。

他任反帝会秘书长时,通过做政治形势报告,广泛宣传马列理论。在他的倡导下,反帝会每周举行一次学习并多次举行统一测试。总会、区会还常常组织报告会、演讲会。

俞秀松还创办了《反帝战线》杂志并任主编,用以介绍苏联社会主义革命成功的经验和建设发展情况以及马列著作等,对会员和广大群众进行马列主义理论的宣传教育。

在反帝会定期举办的会员训练班上,俞秀松常常为学员们讲授马克思主义哲学、列宁主义、联共(布)党史等。他还办起了文化书店,从苏联和内地进步书店购进了大批马列理论经典著作、中共领导人的论著及其他各方面的进步书籍。

俞秀松骑马照

★ 上好人生第一课

新疆学院学生入校的第一课,即学习他撰写的《辛亥革命的教训》一文。为了使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新疆省立一中新生入校的第一课,都由俞秀松亲自讲授如何树立革命人生观。他谆谆教导学生:

一要明确青年一代肩负着反帝反封建、争取中华民族独立解放的历史责任,必须把革命放在第一位,要有坚强的革命意志和牺牲精神;

二要学习,扎扎实实学好知识本领,用科学文化建设新中国;

三要把爱情、婚姻放在第二位。他教导学生要有正确的婚姻观,选择对象要以思想品德为主,结婚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学习、工作和革命斗争。

他强调革命、学习、建立家庭是人生三大快乐。他围绕主题深人浅出、旁征博引,见解精辟、内容丰富,听者津津有味,深受启发。

30年代的一中校园

俞秀松在新疆工作期间拍摄的个人照

新疆民众反帝联合会总部旧址

1936年,俞秀松(右1)与盛世同(左2)在新疆民众反帝联合会家属宿舍前和从苏联回国的同志陈玉英(右2)、刘贤臣(左1)、王秀英(中)学习《解放日报•爱国的儿子与卖国的父亲》一文

1937年,俞秀松(左1)与刘贤臣(中)、张义吾在新疆民众反帝联合会家属宿舍前合影

★ 坚持各民族平等和团结

俞秀松认为,“民族问题是现在世界各国一个最严重、最复杂、最难解决的问题……在帝国主义势力统治的世界上,无论哪一个国家的民族,他们的地位和权利都是不平等的。他们分为统治的压迫人的民族和被统治的被压迫的民族,他们的相互关系都日益恶化。同时,帝国主义的殖民政策,拼命地向全世界落后的弱小民族压迫和进攻,结果,唤醒了全世界被压迫民族的觉悟,形成了全世界民族解放运动的洪流……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们只有对内使各民族的同胞都在一律平等的地位上,对外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压迫和束缚,大家才能避免亡国灭种的危险”他还用马列主义的观点,详细阐述了各民族一律平等的原则。民族平等是民族政策的基本核心,要实现民族平等就一定要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弱小民族的强盗行径。他还反对大民族主义,主张发展民族经济与文化,消灭各民族间的不平等。

★ 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推动新疆抗日救亡运动蓬勃开展。俞秀松由苏联来新疆时,正逢华北事变发生,全国掀起抗日救亡高潮之际。以俞秀松为代表的共产党人把宣传抗日救亡、推动新疆响应中共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号召、动员新疆各族人民支援内地人民的抗日斗争当做自己在新疆的重要工作。在俞秀松等联共党人的帮助下,盛世才制订了“反帝、亲苏、民平、清廉、和平、建设”六大政策,成立新疆民众反帝联合会,任命俞秀松为秘书长。

在俞秀松的主持下,反帝会首先积极影响和推动盛世才投身抗日救亡运动。1936年7月,在全国抗日救亡运动形势高涨的影响下,在以俞秀松为代表的共产党人努力下,盛世才公开发表了反映新疆各族人民要求抗日、拥护中共八一宣言、批评南京国民政府不抵抗政策的七项抗日救国纲领。

同年12月,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发生后,俞秀松当即向盛世才报告,并通知新疆日报社当天晚上印发号外,坚决支持张学良和杨虎城的爱国行动,拥护他们提出的停止内战、联共抗日的八项救国纲领。广泛进行抗日宣传,积极开展不买日货活动,也是俞秀松领导反帝会开展的主要斗争。

在俞秀松主持下,反帝会发起了不买日货活动。在反帝会号召下,新疆各族人民怀着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满腔仇恨,坚决不买日货,充分表达了抗日救亡的决心。与此同时,掀起了支援抗日前线的热潮。反帝会通过组织讲演队、演剧队到大街小巷向各族人民宣传绥远抗日将士事迹,号召大家踊跃捐助。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新疆各族人民在反帝会的组织下,成立了新疆抗日救国后援会,开展了更大规模的抗日募捐活动。仅1938年就用募捐来的款项购买了10架战斗机送往抗日前线。最终,反帝联合会将募得的巨款购买了17架“新疆号”飞机和5万匹军马直接运送到延安及抗日前线,成为支援抗战的重要力量之一。

★ 喜结良缘 坚贞的爱情

俞秀松到新疆后不久,与新疆督办盛世才的妹妹盛世同(1915—2005,后改名安志洁)相识相恋。1936年7月28日,经斯大林亲自批准,两人在当时迪化的西公园举行婚礼,结为伉俪,斯大林还让苏联驻新疆领事转送一箱衣服表示祝贺。1937年7月,在他们结婚一周年之际,斯大林又送了一架照相机给他们作纪念。

1936年7月,俞秀松与盛世同的结婚照


斯大林赠送给俞秀松夫妇的照相机(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1982年捐献)

1936年8月23日,俞秀松与盛世同在新疆民众反帝联合会宿舍前的合影

四、英雄的陨落

俞秀松生前最后的留影

当俞秀松在新疆的统战工作刚刚打开局面,教学改革已经大有进展,抗日运动搞得轰轰烈烈,爱情之花开花结果时,苏联的肃反运动(又称大清洗)被无限扩大。1937年11月,肃反运动的恐怖风暴因王明、康生从苏联回延安,途经迪化而带到了新疆,他们诬陷俞秀松等25人为“托派”。不久,攻击俞秀松等人的文章纷纷出笼,如康生写的《铲除日寇侦探民族公敌的托洛茨基匪徒》,把矛头直指周达文、俞秀松、董亦湘等人,对他们进行诬蔑和攻击,同年12月,俞秀松等人均遭逮捕。在狱中,俞秀松以坚强的意志面对这飞来的横祸,并展开积极而坚决的斗争。3个月后,他给盛世才写了封申诉书,表明自己的清白,迫于苏联方面的压力,盛世才对此没有任何反馈。

1938年6月25日,苏联派来一架军用飞机,把俞秀松、万献庭等人押上飞机,解送苏联。临别时,俞秀松对妻子说:“我此去凶多吉少,你要挺起胸膛,不能靠别人,救世主就是共产党,要相信党中央,他们才是中国人民的救星……”1939年2月21日(农历己卯年正月初三)晚,俞秀松等20余人在莫斯科克格勃总部前的捷尔任斯基广场被冤杀,时年仅40岁。火化后,其骨灰与同时遇害者合葬在莫斯科郊外的顿河墓地(又译作新顿斯科耶墓地),长眠异国!

莫斯科克格勃总部前的捷尔任斯基广场,俞秀松40年人生旅程的最后一站

莫斯科郊外的顿河墓地,合葬着俞秀松和其他众多在苏联大清洗中蒙受冤害的英烈,他们国籍不同、经历不同,但殊途同归,最终都长眠于此。

秀松长青

1962年5月15日,为表彰俞秀松对革命事业的功绩,党和国家向他的家属颁发了由毛泽东主席签署的《革命牺牲工作人员家属光荣纪念证》。1983年8月,《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先后刊登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党史研究专家罗征敬的纪念文章,高度评价俞秀松烈士生前在建党、建团,培养中共高级干部,推进中国革命中所作出的卓越贡献,标志着俞秀松在党内和共青团内的历史地位得以恢复。

1983年8月14日,《人民日报》第五版刊登《共产主义事业的开拓者—俞秀松烈士》一文(点击放大)

20世纪80年代,时任党和国家领导人胡耀邦、李先念为俞秀松烈士题词

1982年,包尔汉题写“秀松同志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1985年12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题写“俞秀松烈士陵园”七字;1988年10月,时任国家主席李先念题写“俞秀松烈士永垂不朽”九字。1989年,中共诸暨县委、县人民政府为纪念俞秀松诞辰90周年,在他的故乡溪埭村修建了烈士纪念碑。1996年8月29日,俄罗斯军事检察院正式作出为俞秀松恢复名誉的决定,并寄来了《平反证明书》至此,这件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冤案才得以彻底澄清。1999年,为纪念俞秀松诞辰1OO周年,中共诸暨市委、市人民政府出资修缮了俞秀松故居,并在原烈士纪念碑的基础上修建了俞秀松烈士陵园。

斯人已逝,秀松长青。俞秀松短暂的一生是为党、为祖国、为人民战斗的一生。在此,我们缅怀先烈,继承遗志,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并携手共圆中国梦!

1962年5月,中央人民政府向俞秀松亲属颁发的烈士光荣纪念证(点击放大)

1982年10月,民政部向俞秀松亲属颁发的革命烈士证明书

全国各地研究俞秀松烈士的各类丛书

2016年5月5日,“纪念五四运动97周年——缅怀俞秀松烈士活动”在烈士故乡浙江省诸暨市次坞镇溪埭村举行。共青团浙江省委副书记、党组副书记朱林森,绍兴市委常委、诸暨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晓强,诸暨市委副书记、市长王芬祥、上海市中共党史学会副会长刘敏、俞秀松继子俞敏等人参加纪念活动。同时,主办方还邀请次坞籍在外乡贤、次坞镇党员干部群众代表、俞秀松族亲代表以及诸暨市团干团员青少年代表总计300余人,共同缅怀俞秀松烈士。活动结束后,相关领导在烈士陵园前共植“秀松林”。

左起:俞敏 王炜 王芬祥 朱林森 张晓强 韩彬翔 刘敏 (点击放大)

 诸暨市(次坞)秀松中学     次坞镇上的秀松路  

★ 大学党委派干部赴华东师范大学

——参加纪念俞秀松诞辰120周年学术研讨会

(点击放大)

★ 大学党委派干部走访俞秀松烈士故居,祭拜俞秀松烈士

(点击放大)

(点击放大)

★ 马克思主义学院的师生

——参加俞秀松学术研讨会

(点击放大)

1919年,俞秀松同志敏锐、坚定地走到了时代潮流的最前端,并用自己短暂的生命写下了20世纪中国共产主义运动和中国青年运动的序言和第一乐章。青年一代要传承俞秀松烈士身上所体现出的中国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和优秀品格,传承革命先驱的博大胸襟和坚定信仰,传承革命青年将个人理想抱负和国家、民族前途命运紧密相连的远大追求。俞秀松烈士的英雄事迹展馆能够推动广大师生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进一步深入,丰富新疆大学传承革命先辈精神的形式和载体,进一步引导师生在缅怀先烈、铭记历史中坚定跟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理想信念。

声明:本展馆音频、视频素材来源于网络,仅用于公益宣传,
   不作任何商业用途。